今天一樣是不可思議的四點起床

第二天的行程因為地形較為複雜,且沒有太多登山紀錄可供參考


所以必須完全依靠龍頭與教官的地圖判讀技能帶領我們前進
因此每分每秒都是不可浪費的

 

拔營前留下一條路條,並寫上時間,給這次參加模故線會師會經過我們過夜營地的夥伴們

沿著昨晚取水的沿著昨夜取水的溪溝緩步而下

完全無法了解昨晚是如何靠著微弱的頭燈下溪取水

相較於昨夜的一片黑影,日間映入眼簾的是一片翠綠

 龍頭教官發現人造物,長滿青苔的水泥板

果然小小的台灣就算再原始的山中深處還是有人類活動的痕跡

 

越往下流走從石縫中滲出來的水也越來越多

溪床也漸漸的變大,溪溝已轉變為溪流

 

龍頭在前方導航帶路,準備離開溪谷

 

預計是上攀至一條稜線後在下切溪谷,可以不用再溪谷中迂迴前進

找到的稜線入口近乎垂直,一路依靠樹木當作抓點以及踩點將自己與背包往上送

 

幸好陵線不很長,雖然辛苦但沒多久已爬上一處寬闊平台

教授表示這裡是一個不錯的營地

和我們昨晚過夜的營地也差不多兩個小時左右的路程,規劃好時間

也許這裡也可以當另一個過夜預備點

教官試著找到GPS衛星方便紀錄航跡,花了不少時間在拜天空

巨大的倒樹,讓我聯想到日本神話中的八歧大蛇

完全沒有任何前人留下的足跡,在寬稜中花了不少時間尋路

幸虧有兩位可靠的導航員\~~~我和綿綿完全無法發揮任何功能,真是汗顏

下溪谷前有一處落差高約十米,地勢垂直,土質鬆軟,樹木薄稀

是一大困難考驗,我先試著下行卻不小心腳底一滑

貼著地面滑行了將近三公尺(帶著叫聲)抱住唯一的一棵樹才止住

不然就直接摔落谷底,綿綿看我如此驚險,也不知道該如何繼續前進

驚魂未定中慢慢地調勻呼吸,在龍頭教官的幫忙下

架了簡單的繩索繼續下降到溪谷

 

教授於龍頭已下到溪谷

右前方的缺口處就是我滑落的地方

要是沒有那一棵樹擋住我的話就只能直接滑到盡頭了~~~

溪谷裡再次稍做休息
煮個黑糖水,曬曬太陽,教授相當享受
四周景色實在太美,忍不住四處走走

陽光能透入的地方僅僅是溪流正上方的空缺,日照不足夠的關係青綠色的苔癬四處蔓延

無比清澈的溪水煮出來的黑糖水超甜

繼續上攀稜線
預計在一次上下之後可以抵達南勢溪

 

在稜線上稍微找了一下路,幸好發現獵人生過火以及活動過的痕跡
順利的發現一條路徑相當明顯的獵徑
稍微的腰繞之後下稜前往另一個溪谷

 

巨大的枯木腹中可以站不少的人

 

發現山老鼠伐木的痕跡
用電鋸鋸下大小不等的正方塊或長方塊
方便攜帶運送的大小帶回加工

 

看這一副手腳並用的姿勢就知陡坡有多陡

流浪漢到此一遊

 

前方有一個烏龜島擋路
所謂烏龜島就是在地圖中被溪流包住的一個小山頭
正在討論是需要爬上山頭,或是走水路繞過山頭
兵分兩路花了一些時間探路後決定直接下溪谷
脫下雨鞋,換上溯溪鞋,開始會濕的行程

 

換上溯溪鞋之後走在濕滑的溪床多了好幾分安全感

沿途的原始美景令人忍不住佇足停留

十一點接上南勢溪主流

水勢稍微強大,小心前進,不想下水洗澡~~

 

由於我們並不是溯溪的隊伍,所以盡量保持身體的乾燥
沿著水深較淺的地方推進,藉著石頭高遶,慢慢地前進

 

猶如執行特殊任務的四人團體

龍頭背覆著相當大的背包,也沒有穿著特別昂貴的登山裝備

卻輕鬆的行走於山林之間

颱風過後的山洪將倒木沖刷淹塞在石縫之間

龍頭不斷的參考地圖,做出精準的判讀

 

途經一土石坍方區域,實際面積比照片中呈現的還要廣大
可以感受到大自然的兇猛暴力
快速通過危險地形時腳踩在一顆傾倒的橫木上

 

 

沒想到樹皮脫落的倒樹完全沒有摩擦力,我像踩在肥皂上向前滑倒
手臂及膝蓋被粗糙的邊緣磨出一整片的傷口
幸好沒有凸狀物造成更嚴重的傷害
行進時還是得更小心謹慎

 

每轉過一個彎都會有不可預期的美麗景色等著我們

綿綿腳底一滑瞬間滅頂,幸好龍頭教官快速伸手搭救

也幸好背包也已經先行傳到平台上,沒有跟著落水,物品無濕

 

不難想像,溪水暴漲時的威力有多強大
教授小心的沿著巨石的邊緣攀上倒木群

 

小心翼翼的在巨石巨樹中前進

 

石頭水流分成兩邊
階梯般的瀑布可以踩在水中上到一層一層的平台

 

 

看地圖判斷前進不久之後會有瀑布擋路
石頭越來越巨大,宣洩而下的水流也越來越強

 

 

 

爬上這個陡峭石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前進的同時不斷被強烈水柱洗臉
攀上之後可以看到擋路的瀑布
由於我們的目的並不是技術攀登,所以退回下方,尋找可以高遶的地方
教授借我的登山杖在退回時被強勁的水流沖走瞬間就消失
還好長長的登山杖被卡在石縫之間還能回收

 

教授找到一條不是相當明顯的獵徑可以讓我們高遶突破瀑布

沿著獵人的路徑一路下切發現一處規模不小的獵寮

但似乎荒廢已久,也許這個獵場沒有人繼承了

獵人留下的絕世好刀與檜木覘板曾經多少獵物就在這裡除毛去肉

龍頭爬上樹撿下一串枯枝

因為沒有掉落到地上受潮,所以是溪床上難得的乾燥發火柴

 

四點左右抵達今晚休息的營地
大家先一起整理營地,將稍微有斜度的溪床整平

 

教授與龍頭搭建外帳庇護所,綿綿開始埋鍋造飯

 

我這個愛玩火的小屁孩就負責升起營火,還抓到時間試著釣魚加菜
忙碌的一天,走行了十個小時,此時的我已經是風中殘燭,躺下就能睡著
換上乾燥的睡衣,準備天一黑吃完晚飯立即就寢
雖然發生了不少有驚無險的事故,終於還是平安的又過了一天

 

最艱難的部分也差不多完結,松蘿湖就在不遠的前方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笨庭 的頭像
笨庭

流浪漢越野生活

笨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